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陶瓷紫砂

关注:0

所属分类: 社区 陶瓷紫砂

本版主题: 502

今日更新: 0

惠孟臣是谁?何为孟臣壶?孟臣壶长啥样?

3 / 98

该用户从未签到

80

主题

336

帖子

77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73
发表于 7-18 16: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村庄的上空鸟瞰,你发现那匍匐的龙窑上一缕青烟在黄昏的暮色里盘旋,如白蛇传里现身的白素贞在翩翩起舞。一个名叫惠孟臣的壶工在窑头上得意地吹着一只牧笛。他的水牛在光线斑驳的池塘边抱怨青草总是不如稻草那么经嚼。后来惠孟臣扔了牧笛,突然在窑头上号啕大哭,他的壶全烧坏了。晚饭的米和点灯的油也就没了。本来他的壶就卖不大动,换米,换油,换土布,全靠壶啊。水牛是东家的,他帮着牵放,有时会得到东家赐予的一张大饼或几枚山芋。
1.png
这就是壶工惠孟臣的日常生活。如果有遗漏的话,那就是他每天晚上还在偷偷的苦练书法,欧阳询、诸遂良、米芾……在粗糙的土纸上,惠孟臣挥写着胸中的块垒。如果我们要刻意解读上袁村,那肯定只有一条路途,走进砂壶,那一串串图像驳杂表情各异的壶,并把时间定格在明代天启。崇祯年间。是的,这个明末的江南春村留给后代的记忆几乎全是紫砂小壶。但是,没有人能够确切地知道,那个衰落的世道里,一柄紫砂小壶究竟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 想象告诉我们,像惠孟臣这样圆熟的壶工满村都是,他们基本上过着贫而不寒的生活。一箪食,一瓢饮,于陋巷,人不堪其忧,亦不改其乐。离这里一箭之地的赵庄,以及毗邻那黄龙山里,出一种天然矿土,紫砂土。那土就像河里的水,取之不尽且分文不索。惠孟臣和学的壶工一样,少年即会做壶,几乎无师自通。那些壶的表情,通俗而富贵,无不倾注着一个壶匠对中国民间文化的敬意,贫困并没有剥夺他丰富的想象,适度的寒碜反而让他保持一种勤奋的生命姿态。坊间父辈虽然威严有度,但丝毫不会妨碍他的创作自由。这个时期中国民间陶瓷的审美趋向,已然从万历年间的奔放热烈,过渡到自由平缓。大明就要完了,大家都看清了,反而不着急了它他要完就让他完吧。体现在紫砂壶上,就是清闲安逸,抚一柄老壶,看到江山更替,莲花落,星如雨。
2.png
没有任何权威资料表明惠孟臣是如何从一个普通的壶工上升为一代制壶名家的。在清人的著述里,偶有提及,说他的壶“制法固然不俗,但远不如大彬”。口气颇为不屑。但《阳羡名陶录》则说:“余得一壶,底有唐诗‘云入西津一片明'句,旁署孟臣制,十字皆行书,制浑朴而笔法绝类褚河南,知孟臣亦大彬后一名手也。”褚河南就是诸遂良,唐代名相,书法堪称一绝。这里首先肯定的是惠孟臣的书法,居然直逼褚遂良。一个壶工,即便他的工手十分了得,只消他的书法。刻工不行,那他肯定进入不了名手之列。自古以来,壶因字贵,字随壶传,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3.png
惠孟臣的制壶生涯里,至少应该有一趟岭南之行。只有知晓广东、福建一带是如何饮茶的,才能做出那种适合冲泡功夫茶的小壶来。古人成名,比之令人要难得多。惠孟臣的两条腿几乎把南国一带跑遍了,他的壶风变得纤巧精微,但又不乏山川草泽的气息,壶体虽小,但绝不局促。惠孟臣终于告别了庞大的壶工群体,成为名手中的坚挺人物。为什么冲泡铁观音,非得紫砂壶不可? 因为唯有紫砂这样透气性好的材质,才能发茶之真香。“孟臣罐”,这是最初岭南一带茶客们对他的小壶的昵称。《茗谈》一书说:“漳、泉、明三府品茶,茗必武夷,壶必孟臣。”后来又有人把孟臣罐列入“饮茶四宝”之一。
惠孟臣的小壶可圆可扁,亦可束腰平底。款式上简约洗练,看似简单,旁人却是学不来的。模拟者可以仿得乱真,但放在真壶旁一比较,缺的不是技巧,而是大巧若拙的气度。那气度里有学养,有品味,更有与生俱来的悟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2

主题

307

帖子

71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17
发表于 7-18 16: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牛是东家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79

主题

276

帖子

65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50
发表于 7-18 16: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壶全烧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80

主题

300

帖子

69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99
发表于 7-18 16: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漳、泉、明三府品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造艺邦订阅号
造艺邦服务号
发表新帖 客服
微信
回到顶部